空蝉

pp病友/狡朱/弓凛爱好者

【狡朱】常守监视官的犯罪系数今天也在持续上升中

·迟到的圣诞贺文(已经可以当作元旦贺文了吧!

·大概会有OOC

·灵感来源于p站某太太的染黑同人图

·总是就是小朱被CALL酱坑、被警花坑、被大家坑。。。以及开心地被坑

·有些感冒发烧,写到后来整个人就草率了,但还是想赶着写完

·感情苦手,差点一边听郭德纲的相声一边写(笑

·大家圣诞快乐,元旦快乐

————————————
“什么?”縢秀星举着盛满食物的勺子,惊讶得忘了送进嘴里,“你是说,小朱的犯罪系数一直在持续上升中,并且没有回落的趋势?”

“这种事,也会发生在大小姐身上吗?”征陆大叔喝了一口威士忌。

唐之杜志恩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在众人的目光中满足地吐出一个暧昧的烟圈:“是啊,感到奇怪也是自然的。即使是在槙岛圣护事件中,小朱也能一直保持色相清澈,虽然在使用‘蒙太奇’后,她的犯罪系数急速上升,但也没有超过临界值,而且在五分钟之内就回落至常态……所以,真是不可思议呢。”

六合冢弥生用叉子划拉了一下盘子里的意面:“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心理分析部门传来的色相检测资料显示,是三天前开始的,也就是监视官休假的那天开始的。”

“你怎么会有心理分析部门的资料?”縢秀星有些疑惑。

“啊,这个嘛——除了分析情报,我也是很擅长从各个方面收集情报的呀~”

征陆若有所思:“大小姐居住的街区在三天前似乎发生过恶性枪击案件。是同一天的事吗?”

唐之杜摁灭了烟头:“不愧是征陆呢,我也怀疑是受到枪击案的影响,毕竟案发现场可就在小朱隔壁呢。宜野座先生已经替小朱申请将短期假延长成为期一个月的修养假,希望小朱能尽快恢复过来。”

“诶~岂不是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小朱了~”縢秀星推开面前的盘子,向后仰靠在椅子上,双手枕在脑后,“不过,说起来,我似乎也有几天没看见当班的小狡了?”

“啊,慎也君么……”

唐之杜顿了顿,几不可见地一挑眉,旋即继续道:“三天前,他申请了年假。”

 

 

这边,安全局的餐厅内,平日里清冷的空气正被常守朱的犯罪系数问题搅得沸腾起来;而另一边,话题中心人物的房间内,空气却几乎凝固了,仿佛轻轻一敲,就会碎成一块一块的冰碴。

“我说……”常守朱第十七次开口。

“你说。”

“我说……”常守朱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内心的焦躁,“有唐之杜分析官特意为我的房间全面覆盖的反侵入系统屏障和非信任身份自动识别警报系统,这里真的非常安全;况且,我也不是什么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也没有像隔壁的……”她的声音略略低下去,看了看与曾经的邻居共用的那面墙,“没有像隔壁那样欠下高利贷,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在自己家中遭遇危险的。你同意吗?”

“我同意。”

常守朱长出一口气:“那么,狡噛先生,我可以请你回到厚生省安全局的执行官宿舍里吗?”

与常守朱隔着一张茶几对坐的黑发男人冷冷地拒绝道:“我同意你的说法,一般情况下,你是不会在自己家中遭遇危险的。但现在不是一般情况。槙岛圣护事件刚过去不久,你的隔壁就发生了枪击案,我有理由怀疑此次枪击案的动机不过是掩人耳目。提高警惕,加强对你的保护力度,才是应该采取的正确措施。”

果然又是这样啊——常守朱无力地捂住了脸:“那如果我以监视官的身份命令你回到安全局呢?”

“根据《厚生省安全局刑事科人员管理条例》第1条规定,执行官必须无条件服从监视官的命令;但第5条同时规定,在法定私人空间之外,执行官必须随时处于安全局系统监控或监视官的监视和掌控范围之中;同时,第37条规定,为保障厚生省的安全建设,处于长假或离职状态的监视官,将会在正规的工作交接手续完成后,同时被厚生省暂时解除区域身份验证资格。”

“所以,常守监视官,虽然现在的你还是监视官身份,但你是无法通过厚生省安全局的区域身份验证、无法将我移交至宜野座监视官处的。如果你放任我在进入安全局的大门前自由行动,就是公然违反规定。”

“相反,现在的我,坐在你面前,时刻处于你的监视和掌控之中,才是对法条的遵守。”

“知道了知道了!你要保证我的安全,你是为我着想,你要试吃我的每一道菜,你要检查我的每一件衣服,你要亲自帮我打扫卫生换洗窗帘床罩和沙发上的抱枕,但你能不能至少不要在我淋浴的时候也一动不动地站在浴室门外啊!即使是隔着房门我也会很尴尬啊!我会很焦虑呀!我的犯罪数值会上升啊!”

常守朱内心哀嚎着斜倒在沙发上——以前并没有觉得狡噛先生是这么难缠的人呀?接二连三地搬出槙岛圣护、搬出法条,现在这个坐在自己对面、面无表情地说着明知是歪理却让人完全无法反驳的话的男人,以保护自己为借口正大光明地赖在自己家中三天的男人,怎么就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狠揍一顿呢?

狡噛慎也看着倒在对面沙发上的女孩子。柔软的头发向后滑去,露出精致优雅的脖颈。穿着宽松常服的身体没有被工作装刻意勾勒,却更显得纤细,像是雨后一株冒失的笋。她捂着脸,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的焦躁。

一定在想着怎么揍我吧?

如果现在告诉她那件事的话……他的眼睛里闪过猎犬狩猎时的光芒。

卫生间半掩的门后,偷偷窥伺二人的Candy默默记下一笔:小朱的犯罪数值已达到史上最高记录——87。

 

 

常守朱听见对面的人似乎起身离开了。她偷偷从指缝间向外看,正对上狡噛慎也烟灰色的眼睛。她赶紧闭上了眼睛。

狡噛慎也轻笑一声:“监视官,要不要听我的一个秘密?”

 

 

常守朱已经连着灌了几瓶红酒了。茶几上东倒西歪地躺着空瓶子,靠桌腿的地上,还放着几瓶未开封的伏特加。

狡噛慎也坐在她身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一口接一口地把酒当饮料喝。早就听縢提过,这小姑娘酒量过人,但他也没想到居然这么能喝,连一般女孩子不会碰的伏特加,都让她私藏了各种极品的货色在家里。如果让征陆大叔知道的话,会发出天涯此处遇知音的感叹吧……

Candy绕着常守朱转了几圈,终于忍不住劝道:“小朱的犯罪系数已经达到95啦,不可以再继续喝了……”

“诶?”常守朱又灌了一大口酒,“不用Candy担心啦,我自有分寸。”

“可是……”

“我说了不要多嘴啦!”常守朱突然爆发了。

Candy委屈地飘到卫生间,继续躲在门后窥伺着二人。

“哈……哈……”常守朱转向狡噛慎也,把手中的红酒瓶递给他,“狡噛先生要不要也来一口呢?毕竟是……值得庆祝的好事呢……”

狡噛慎也不动声色地接过酒瓶,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我只是结婚而已。”

我知道啊……我知道啊……常守朱觉得左胸的某个部位莫名其妙地酸疼起来。为什么你选择这么突然地离开呢?就像整颗心被人放在高浓度醋酸里反复濯洗,失了水分,说出的话也是干巴巴的:“我知道啊……我是替狡噛先生开心嘛!”

她发觉自己眼中的景致渐渐模糊,眼角也有些酸涩。是醉了吗?真奇怪,平日里的自己可是号称千杯不倒、越喝越清明,在毕业典礼时,也是喝趴下过无数学长、得了最后的“酒圣”称号的人,怎么今天这么容易就喝醉了呢?

“这个女孩子……我是说,狡噛先生的结婚对象……我认识吗?”她一边向着地上的伏特加伸出手,一边问道。

见她还要喝,狡噛慎也不着痕迹地挡开她的手,顺手把她拨到自己正面:“认识,是一系的女孩子。”

“哦……是唐之杜小姐吗?她一直叫你慎也君呢。”常守朱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顺势乖乖坐在狡噛慎也面前发问道。

她那琥珀色的眸子里氤氲着水汽,偏偏又要强作镇定,像一只毛茸茸的、可爱的、失魂落魄的小猫,让人想要狠狠地揉揉小猫,将小猫搂进怀里。

狡噛慎也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哑着嗓子回答道:“不是她。”

“那,那是六合冢小姐吗?”心脏越来越酸疼。为什么要刻意告诉我是一系的女孩子呢?不可以骗骗我,说是不认识的女孩吗?青梅竹马也好,同学朋友也好,就算是自欺欺人,就算迟早会被揭穿,至少让我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呀。

我就像是面对山洪的旅人,即便知道脚下的山石很快会被淹没,也想要为推迟结局的到来而努力寻找立足之地。

能延长一分钟,就好。

能多停留一秒,就好。

“也不是她。”

常守朱瞪大了眼睛,半张着嘴,偏着头思考半晌,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那……那总不会是,宜野座先生吧?哈哈……哈哈……”

这个笑话并不好笑。她笑得十分勉强、干涩,笑得眼泪终于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是谁,可是狡噛先生,我们一起执行那么多次任务,也算是……出生入死?生死之交?今天之前,我从未想过你会不告而别。”她还在笑,笑得满脸是泪,说出的话也颠三倒四。“如果你早就有了喜欢的人,至少提前告诉我呀。”

“你要让我有个准备,好吗?”她笑得近乎歇斯底里了。

小朱的犯罪系数已经破百了……此时,Candy反而冷静了下来。按照预设程式,它默默将自己记录的数据打包,开启实时记录功能,通过秘密线路,将数据和图像传到了厚生省安全局某位分析官的手上。

 

 

“呀,有了!”唐之杜叫了起来。

“什么有了?”六合冢问道。

“小朱的犯罪系数居然破百了!”唐之杜惊叫起来,“她的Candy根据预设程式把她家中的数据都传了过来,我们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她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快速操作着。一个全息投影屏幕在众人面前展开。画面上是哭泣的常守朱,还有……

“诶诶,狡噛?!”

 

 

后来,常守朱一直拒绝回忆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尤其是在她得知这事居然被现场直播了以后。

即使是泪眼朦胧,她也能感觉到面前的男人的眸子倏然收紧,放出肉食性动物般的精光。

那种眼神,她只在狡噛慎也每次追击猎物时看到过。

危险,是危险的信号。

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双唇就已经被封住。本能地想要推开他,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双手已经被他反剪到背后,死死压在沙发坐垫上。

他压了过来,她被迫抬起头迎合着他。他的唇有些干燥,她本能地伸出舌头想替他舔一舔,却引起了他更大的反应。

“唔……”唇齿间涌起一阵血腥味,怀里的小猫似乎咬了自己一口呢。狡噛慎也喘息着放开她,舔了舔嘴唇。这只小猫,下手还挺狠。

她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到了,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一动不动。

“监视官,你听我说。”这次,换狡噛慎也深吸一口气,“我认识这个女孩子,还不到一年。”

“我做了三年执行官,被支配者击中过两次,两次都是这个女孩子下的手。”

“她扒在车尾,去追槙岛圣护的时候,我声嘶力竭地叫了她的名字。不过她似乎没有听到呢。”

“那时候,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在麦田里找到她时,看到她身边的左轮手枪,我以为我再也听不到她叫我‘狡噛先生’了。”

“我想,如果她不在了,我给槙岛圣护的,就不可能是一颗子弹这么便宜的事情了。”

“我不怕槙岛圣护逃走。我怕她不在我身边。”

“我曾经想要刻意与这个女孩子保持距离,”他笑了笑,“我背负着佐佐山的仇恨,和那么多无辜的人的正义。我还有我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不能因为任何事止步。况且,她是监视官,我是执行官,为她好的话,当然是离她远一点,让她永远保持清澈干净比较好。”

他凑近她的耳朵,以呢喃般的语气说:“但是后来,我改变主意了。我是个自私的人,从我选择背叛和她的约定,枪杀槙岛圣护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了。那么便堕落到底吧。即使是采取染黑的手段,只要能把她留下来,有什么关系呢。如果让她成为执行官,在一起的时间会更长一些,那就让她成为执行官吧。”

“我已经向宜野座监视官递交了结婚申请书,申请和常守朱监视官缔结夫妻关系。如果你愿意的话,三天之内,可以补交你的结婚申请书。”他重又凝视着她的琥珀色的眸子,语气笃定。

常守朱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沌。

刚刚……发生了……什么?

可以理解为……表白,和,求婚吗?

她笑了起来,笑得弯下了腰,笑得扑到了他的怀里。

不想再去无谓地反复确认他的话,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是误会,就让这个误会延续下去吧。甘心沉沦,也不会、不再、不可能愿意放手。

“呐,狡噛先生,你能告诉我申请书的格式吗?”

 

 

厚生省安全局的餐厅内,鸦雀无声。

“咳咳,”征陆咳嗽两声,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年轻人的事,我这个老头子,可是不太懂了。”

“所以……这就……求婚成功了吗?”縢秀星抓着头发叫起来,“我可爱的小朱呀!所以我们是莫名其妙地集体做了一回求婚见证人?想怂恿小朱反悔都做不到了呀!”

唐之杜又点了一根烟:“根据Candy最新发回的数据,小朱的犯罪系数已经达到150了。再这样下去,会被降级为执行官的哟。”

征陆呵呵地笑起来:“狡噛这小子,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人啊。”

只有六合冢担心着其他的事:“常守朱监视官的犯罪系数已经超过临界值,真的会被降级为执行官吗?这样……是她喜欢的结局吗?”

“不必担心,”不知何时加入的宜野座平静地回答道,“你要相信常守监视官的自控能力。系统的研究显示,犯罪系数后天的升高或降低,其实都是个人心理境况变迁的注脚,也就是说,是自己控制的。降级或是回到之前的状态,都是常守监视官自己的选择,即使是狡噛,也是无法左右的。”

“是啦是啦,”唐之杜叼着烟,双手合十,“况且,如果小朱愿意,心理分析部门应该会免费让她尝试新引进的心理辅导装置吧~话说回来,慎也君的吻技看起来可是相当不错呢~”

六合冢重重咳嗽一声。唐之杜赶紧凑到她身边。

縢秀星抓住了重点,向宜野座发问:“小狡以前有过练习对象吗?”

宜野座扶了扶眼镜,和唐之杜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你问得太多了,滕。收拾一下,上班时间要到了。”

转过身,他叹了一口气。说起来,狡噛慎也,你可是又欠了我一个大大的人情啊。

评论 ( 18 )
热度 ( 74 )

© 空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