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蝉

pp病友/狡朱/弓凛爱好者

【狡朱】器(楔子)

·我写文真的很啰嗦,这篇当作必要的背景铺垫吧_(:з」∠)_略长

·依然傻白甜,无逻辑,我承诺是HE

·灵魂互换梗,其实灵感来源于和同学吃饭X同人图里狡噛双眼被黑色的布条缚住的样子(这种毫无关联的灵感来源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之好想写好想写好想写好想写CALL酱缚住双眼的样子QAQ

———————————————————————————————

头好痛,仿佛被人用斧子劈开了一般。

意识一片混沌,无法思考,无法检索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常守朱感觉自己独自站在一片死寂中,四周是黑色的、粘稠的不明物质,束缚住自己的头颅、躯干和四肢,动弹不得。所幸双眼还未受限制,她还能勉强睁开眼,观察正前方。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浓烈的黑暗让她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睁开了眼睛。

忽然,视野的尽头出现了一点光芒。这点光芒随即便湮灭在黑暗中,常守朱并没有捕捉到它的踪迹。很快,光芒再次出现,这次,它看起来大了一圈,出现的时间也更长,但依然飞快地消失在黑暗中。

光芒第五次出现时,已经足够大,大得让忽略它的存在变得十分困难。

光芒第十一次出现时,常守朱看到,那是一头周身泛着冰蓝色荧光的巨兽。它正以一种优雅的弧形姿势游向常守朱。它游动的范围似乎很大,时不时会超出常守朱的视线范围,所以看起来就像被黑暗吞没了一般。

但它其实一直都在。

当它终于来到常守朱面前时,常守朱发现,这头“巨兽”其实是由成千上万尾晶莹剔透的冰蓝色小鱼组成的巨型鱼群。它们跳着一模一样的舞蹈,驱动着“巨兽”像藤蔓般绕着常守朱转了一圈,温柔地将她包裹在鱼群中心。“巨兽”摆动着尾巴,伸出头轻轻蹭了蹭她的脸。冰凉的感觉,让她的头痛稍有缓解。

她想要触碰身周冰蓝色的小鱼,于是尝试着把全部的注意力和力量集中到右手,努力运动手指。数次失败后,她突然感到束缚周身的力量有所减轻。趁此机会,她一鼓作气,举起了自己的整条手臂。

 

现实中,常守朱缓缓睁开了眼。

 

头依然像被斧子劈过一般炸裂地疼痛,视线无法聚焦,周围模糊一片。随着视野内的景象逐渐清晰,原本消失的听力渐渐恢复,混沌的意识也慢慢沉淀下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身体软绵绵的,使不上力。耳边依然安静,但能听见衣料摩擦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身边走来走去。有一道缥缈空灵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醒了,快去叫唐之杜。”

我在哪里?

常守朱艰难地向左转动了一下沉重的脑袋,看到了一段输液管,输液管后是比视线略低的防护栏杆和深绿色的隔离帘,帘后有匆忙穿梭走动的身影。

这是医院吗?发生了什么事?

她用尽全力压制住头痛,从还很混乱的记忆中努力搜寻有用信息。她记得,自己好像是被一栋废弃大楼的横梁砸中了头部,然后晕了过去。在这之前呢?昏暗的灯光……静夜里诡异的摇滚乐声……奔跑的狡噛慎也……歇斯底里的执行对象……弥漫开的烟雾……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一根横梁从自己的头上砸了下来,有人从背后扑过来,把自己护在了身下。

是狡噛慎也保护了她!

“监视官,你醒了。”

病床右边有女孩子的声音传来,她觉得这声音十分熟悉。

努力支撑起身体,向病床右边看去。她看见,床前站着的女子身着病号服,身材娇小,留着一头熟悉的棕褐色短发,睁着一双熟悉的琥珀色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常守朱的病床前,站着常守朱。

她立刻闭上了眼睛。开什么玩笑?难道自己的头部受伤太重,已经出现了幻觉?

“这不是幻觉,”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监视官,如你所见,我们交换了身体。”

冰冷空旷的办公室内,禾生壤宗靠在转椅上,与西比拉系统沟通着,无数弹窗在她的办公桌前滑动,打开又关闭;大量数据从显示屏上飞速滚动过去。

这是常守朱与狡噛慎也交换身体的第五天,俩人终于得到许可,康复出院。眼下,常守朱正用狡噛慎也的身体站在禾生壤宗的办公室里,汇报这起不可思议的事件。

漫长的等待后,禾生壤宗终于结束了和系统的沟通:“我明白了。”

她转向常守朱:“让我再复述一遍你和狡噛执行官目前的处境吧——你们在执行废弃区域例行排查任务时,遭遇了潜在犯,并在清除过程中遭遇了执行对象的强烈反抗,头部受到外力打击致伤。康复后发现俩人的身体——换言之,大脑内部对‘我’的认知及相关的一切存储内容——互相交换了,对吗?”

“是的。我们猜测是大脑的某个未知区域受损的缘故。”常守朱简单答道。她还不能适应用男性的声音说话。

禾生壤宗牵了牵嘴角,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她:“灵魂囚禁在别人的身体里,意识却完全属于常守朱,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局长……”

“你们已经检测过各自的犯罪系数?”禾生壤宗转移了话题。

常守朱叹了口气:“是的。心理部的色相检测结果和支配者的扫描结果都表明,犯罪系数依然正常——我的意思是,虽然‘我’现在在狡噛执行官的身体里,但犯罪系数依然属于常守朱。”

禾生壤宗镜片下的眼睛依然带着玩味的神色,仿佛在观察动物园里的珍奇动物:“我们认为,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研究你和狡噛执行官互换身体之事,有助于推进我们在生物科学领域、尤其是生物的大脑复杂功能分区项目上的研究;此外,这起事件也为我们修补系统可能存在的漏洞提供了一种思路。”

“如果人与人之间可能互换身体这件事被公众知晓,则可能爆发大规模的恐慌。因此,我们决定,对所有知情人下达封口令,以休养与心理康复为名为你和狡噛执行官办理长期离职手续,在找到解决方法之前,暂住公安局内。”

“这算是软禁我吗?”常守朱问。

禾生壤宗将一块浮动显示屏划到自己面前,低头敲击键盘,不再看常守朱:“如果不希望现有的安宁被破坏,你最好接受我们的建议。”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空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