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蝉

pp病友/狡朱/弓凛爱好者

【狡朱】器(一)

·写开心了索性熬到现在把第一部分写出来了

·我果然还是喜欢写轻松愉快一点的东西

————————————————————————————

常守朱愣愣地面对着全身镜里的自己。

身材颀长,比例得当,身上带着她早已习惯的淡淡烟草味道。穿着裁剪合身的白衬衫,散开的领口隐隐约约露出精致的锁骨。黑色领带打成随意又漂亮的结。一头不羁的黑色乱发,长长的刘海几乎遮住那双漂亮的烟灰色眸子。

她伸出手,去触摸镜中人的眼睛。这是一双有力的手,比自己的手大出约二分之一,骨节分明,虎口、十指指腹和右手的拇指侧面都有厚厚的茧,显然惯用武器。

指尖触到镜面,一片冰凉,让她回忆起梦中那头冰蓝色的巨兽。

“常守,”宜野座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但却必须接受……”

“我没事的,宜野座先生。”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个微笑,诧异于狡噛笑起来时竟有些少年般的青涩,“这也算是绝无仅有的奇妙体验,不是吗?况且,我还能看到狡噛先生的笑呢,不可多得。”

这个女孩,果然像征陆说的一样,惯于乐观地接受一切现存的事物呢……所以,她的色相才会一直保持清澈吧。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躯壳换了主人的原因,在宜野座看来,狡噛那双烟灰色的眼睛,似乎也除去了平日里的漠然和冰冷,变得温暖了一些。

收起微笑,常守朱无意识地用手指勾勒着镜中人的眉眼和薄唇,不知第几次审视起自己目前的处境。

这是困境吧——她对自己承认。她记得,古代文学史的老师曾在课堂上提到,西比拉系统诞生之前的文学作品常常讲人们的自我意识抽象为名为“灵魂”的物质。古代的文学家们认为,自然人可分为两部分,躯壳像是容器,承载着充满思想的、无处栖居的灵魂。现在,常守朱被囚入名为狡噛慎也的容器中,狡噛慎也被囚入名为常守朱的容器中,然后二人又被囚入名为公安局的更大的容器中。不知何时,二人才能交换回正常的身份,而在这之前,都将被困于一隅,在漫长的“假期”中消极等待。

也许,这一生,都将在等待中度过。

这是常守朱和狡噛慎也互换身体的第五天。她无法坦然接受的,不仅仅是外貌的变更。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更现实的问题……

宜野座看着“狡噛慎也”转过身,脸上竟然带着疑似羞赧的表情:“宜野座先生,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不!我拒绝!”

 “宜野座先生,求求你!只有你能帮助我!”

“什么叫只有我能帮助你啦!这种事情自己解决掉不就好了吗!在病床上的时候你是怎么解决的?”

“那时候有导管……”

“……我也是很好面子的好吗!”

“求求你了,宜野座先生!我真的……不能就这样去卫生间!”生理需求无可避免,但常守朱甚至还没做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面对异性裸露的身体的准备,更不要说面对异性最隐秘部位的准备了。“那比让我现在就去一系诸位面前宣布我要嫁给宜野座先生还残忍!”

“你……”宜野座冷哼一声,扶住了额头,“你去找狡噛吧!你们两个的事情,你们两个解决!”

“请不要说得仿佛我和狡噛先生发生了感情纠葛一样……诶,宜野座先生?宜野座先生你别走!”

 

与此同时,分析室里传来女孩的惊叫:“唐之杜!你的手在摸哪里!”

“诶诶,慎也君不要慌,好不容易才逮住吃小朱豆腐的机会,让我再摸一下吧~”

“不要再乱碰常守监视官的身体!”

“啊,慎也君是吃醋了吗?”

“……那种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我是觉得你比较了解女孩子,才来找你帮忙的……”

“诶诶,这倒是,我可是经验丰富哦~如果慎也君愿意,我可以教给你很~多~知~识~哦~反正我听说后勤部门也已经为你们两个准备了专用房间,不提前做点功课吗~”

“……所以现在可以先帮忙解决生理问题吗?”

“好啦好啦,先给你眼罩……让我再摸一下嘛!慎也君!”

“我要叫六合塚了!”

 

出院的第一天,二人交换身体的第五天,需要克服的问题,看起来还很多呢。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空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