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蝉

pp病友/狡朱/弓凛爱好者

【狡朱】器(二)

·小星星出没

·安利PP的时候被人槽了,真的很不开心,所以写点东西自我开解情绪



———————————————————————————————

狡噛慎也在窗外不知名的鸟类的啁啾中醒来。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注入随意放在窗沿上的马克杯里,细微的尘埃在光柱中上下浮游。卧室面积不大,收拾得整齐妥当,除了一张床、一个书柜、一张书桌、一张转椅,没有其他的家具。书桌上端端正正地摆着一张一系众人的合影,那是房间里唯一的装饰物。

看来是按照自己还是监视官时的住宅布置的房间,西比拉系统也算是费了一番心思。

他起身,把夜里压皱的衬衫拉得稍微挺括一些,然后仰起头,闭着眼睛,扣上了胸前一粒不听话的纽扣。双手碰到前胸时,他感觉一道电流滑过脊柱,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了,喉咙里含混不清的滚动过一个破碎的音节。

毕竟,这还是一个女孩子的身体啊……

这是他完全陌生的地带。他不是没见过美丽的女子,但欣赏一个女孩,和真正成为一个女孩,是两码事。

这具身体与自己的身体截然不同,除男女在生理构造上的不同特点之外,它柔软、娇嫩,像是一节鲜嫩的笋。双手洁净,指甲经过细心修剪,显得圆润可爱。身上也没有浓重的烟味,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清香。

他向窗台上的马克杯伸出手,手停在半空中,迟疑片刻,又收了回来。

对于交换身体这件事,他一直在努力地进行心理暗示,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是暂时的”“按照平时的习惯生活就好”“令人羡慕的带薪长期假期呢”,也尽量表现得镇定,甚至瞒过了医生,但内心却依然不能无障碍地接受。他不敢正视这具身体,不敢自如地站立、行走、与人交谈、就餐、整理床铺、打扫清洁,就连双手交握都会让他感到尴尬,有一种亵渎了常守朱监视官的感觉。有时,他会在镜子前呆坐数十分钟,看着镜子里熟悉却完全不属于自己的脸,怀疑这其实是一场噩梦,但胸膛里真实跳动的心脏提醒着他,这是他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隔壁房间住着正使用狡噛慎也身体的常守朱,为了便于“研究”“管理”,系统为他们准备了特殊的宿舍。他看了看两人共用的墙壁,想起常守朱刚从病床上苏醒过来时的眼神。他从原本属于自己的眼睛里,读出了诧异和慌乱。

和自己相比,常守朱只是个小姑娘,她一定更难应付眼下的局面吧。所以,自己更要镇定一些,尽早让一切“正常”起来。

他拉开了窗帘,窗外是大片绽放的蔷薇和榴花。居然使用了大规模的全息投影技术,系统还真是重视这两个试验品呢……他自嘲地笑了笑。

这是狡噛慎也和常守朱交换身体的第六天。

 

常守朱坐在客厅里,低着头发呆。她身上的衬衣皱巴巴的,显然也是合衣睡了一整夜。

“哟,早安,常守监视官。”狡噛慎也自然地穿过客厅,打开冰箱,取出一块面包。他觉得自己表现得非常好。

“啊?早、早安!”常守朱抬起了头。

他坐到常守朱身边:“要来点面包吗?”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早餐了。”常守朱又低下了头。

“……我说,监视官,你能不能不要用我的脸露出无助的表情?”狡噛慎也觉得一种莫名其妙的羞耻感让他突然想要跳起来揍“自己”一顿。

“抱歉。”常守朱依旧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

“你心情不好吗,监视官?”

“狡噛先生,你叫我常守就可以了。我现在的处境,连自己到底是谁都无法确认,也做不成监视官了吧?”

“不会是为了这个不开心吧?”

“不是……”对方支支吾吾了半天,双脚在地板上蹭来蹭去(狡噛感觉自己内心的羞耻感更强烈了,你见过哪个硬汉会做出这种少女的动作吗?),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狡噛先生,有一件事,我考虑很久了。我曾想过,冒失地提出非分之请是否会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但事到如今,权衡利弊,我个人认为,由我来提出这件事,对我们双方来说是利大于弊的。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即使你可能拒绝,我也一定要说出来。如果你觉得我冒犯了你,请原谅我……”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是……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要郑重地告诉你,我们……”

“我们结婚吧!”

房门突然被砰地一声打开,縢秀星像旋风一样冲进来,一把拉起有着常守朱外貌的狡噛慎也的手,深情告白道:“我们结婚吧!”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空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