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蝉

pp病友/狡朱/弓凛爱好者

【狡朱】器(三)

·和前几章比起来,这章很长,很长,很长……我写得也很漫长……

·可以注意一下CALL酱不同情况下对朱妹的称呼啦,隐藏着他的心路历程【捂脸

·全程挂着YY听别人打竞技场写的不然羞耻得根本写不下去…我都不好意思再倒回去多改几次

·严重OOC

·更新原因是因为完全不能好好看书,满脑子都是狡朱狡朱狡朱狡朱……更完这一章好好看书啦!(话说更新原因是不是越来越奇怪了

——————————————————————————

“哈?!”

在常守朱的惊叫后,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后,狡噛慎也才缓缓开口:“縢,你和常守……你知道你到底在向谁求婚吗?”

“向你呀。”縢秀星一脸无辜。

“你们这是……”常守朱的表情由吃惊转为思索,再转为意味深长的了然。

狡噛慎也非常痛苦:应该先询问那个“你”到底指谁,还是先向显然已经误会的常守朱解释自己的性向问题?或者说应该先质问縢和常守朱的关系?再或者最好先了解一下縢是不是突然对男人产生了兴趣?

他想,此时他深刻理解了縢在翻看漫画书时说的那句“槽多无口”——那完全就是他目前的心情写照。

最终,他抓住了制造这个诡异场景的根源:“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我不记得执行官拥有强行破门的权限。”

縢笑了笑,松开握住狡噛的手,闭上眼惬意地靠在沙发上:“小狡,你不要用像要吃人一样的眼神看我啦,我是为这个来的。”他再次伸出手,手掌心赫然多了一滩透明的半凝固物质,“技术部的新玩意儿,可以从各种缝隙自由出入室内,然后由操纵者控制变换形状,用以打开或者锁上房门,甚至暗地里搜集一些小型证物。”他用左手食指在那滩半凝固物质上方画圈,物质旋转、扭曲着向空中延展,达到某个高度时,像冰柱被击碎一样跌断,重新安静地躺在縢秀星手中。“拿你和小朱的房门做了个试验,可不是故意听到你们的谈话的。不过嘛……话说回来,即使是求婚,也应该是小狡向小朱求婚才对哦?”

“不劳你费心。”狡噛慎也居然自如地接过了这个话题。

“好厉害……”常守朱的注意力完全被縢手中的东西吸引了,以至于忽略了狡噛慎也与縢的对话,“就像我梦见的鱼群一样……”

“是吗?”縢把那滩物质放到地上,它像蒸发的水一样迅速与周围融为一体,“嘛,姑且再给你们表演一下如何锁上门吧……诶,小狡?不要拽我啊!”

“对不起,现在只能姑且请你离开我和监视官的房间了,我们还有重要的谈话要继续。”

“让我也参与你们的谈话嘛!诶,小狡过分!”

门砰地一声重新关上,狡噛慎也走向常守朱:“常守,你刚才想说什么?”

“……”常守朱起身,一脸视死如归地开始解领带,“狡噛先生,请……请你……请你和我一起洗澡!”

“?!”

 

男子的双眼被黑色的布条缚住,使得人的视线更多地集中到他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和棱角分明的轮廓上。衬衫的纽扣在女子的手指下一粒粒弹开,露出布料下小麦色的肌肤,被女子白皙的皮肤衬托出一种野性的性感。结实的胸膛和腹肌昭示着这具身体的主人良好的锻炼习惯,而有力的臂膀现在正搭在身前女子的肩上,随着女子的双手在身上游走一阵阵地收缩、痉挛。

“我说……”女子踮起脚,凑近男子耳畔,轻声道:“常守,你弄疼我了。”

为了彻底切断二人通过科技手段与公安局外部世界取得联系的可能通道,系统只为这间套房提供经过严格审核的必要装饰投影和实体家用,甚至停用了俩人的携带终端,按照狡噛的话来说,就是“竭诚为我们提供穿越回西比拉系统出现前的世界生活的机会”。所以,要想在淋浴时使用身体遮盖投影是不现实的。

常守朱提出由二人互相清洗身体的理由很简单:既然彼此不能无障碍地“观看”对方的身体,又羞于向一系其他知情人寻求帮助,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互帮互助了。虽然不知道她在宜野座那里遭受了什么,但一想到自己在唐之杜的分析室的“良好”待遇,便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她的提议。

“抱歉……狡噛先生的身体力气太大了,我控制不好。”

常守朱不明白这具身体怎么会在被狡噛慎也触碰的时候一寸寸燃烧起来。热量不是来自皮肤表层的,而是自身体内部向外大肆膨胀涌出,仿佛有千万颗烟火随着他的手指一连串地点燃、腾空、炸开。皮肤接触摩擦时的酥麻感让她颤栗,并以指尖为中心迅速蔓延至全身,携裹着一种莫名的快感抵达她的大脑,撞击她的理智,令她浑身无力,像是跌进了一大片深不可测、无着力点的泡沫里。但同时,肉体却偏要背道而驰地努力绷成一张拉满的弓。她不得不勉强依靠狡噛慎也站好,全力压制住这种令她有几分羞耻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像是她拥有的,更像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拉紧的神经和勉强紧绷的身体,构成一个抽象的三角形,极力支撑她摇摇欲坠的理智。

她也不知道,听到这句话的狡噛也瞬间血气上涌——她大概不知道这是一种多么暧昧的暗示吧?

怎么可以对自己的身体有感觉呢……即使里边栖居着另一个灵魂……

狡噛慎也闭了闭眼,“呵”地轻笑一声,拨开常守朱的手:“先去浴室吧。”

话音未落,眼前的玉山便倾颓下来——他在耳边的吐息,成为了拉断了她紧绷的神经的最后一只手。“狡噛慎也”的身体重重压了下来,把娇小的“常守朱”牢牢禁锢在了地板与男子的肉体间的狭小空隙里。

“对……对不起……”她的声音近乎虚脱。

“……”

“小狡!刚才六合塚问起,我才想起,我忘了带走分析部的……”门再次砰地一声打开,縢秀星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清室内的景象后,他生生把后边的话咽了下去。

三秒后,他砰一声带上门:“你们忙,我先走了。”

 

“……狡噛先生,縢……怎么了?”

一只手抱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半裸的躯体,一只手拂开垂在自己脸上的黑色布条,狡噛慎也苦笑——现在的场景,在第三者眼中,大概很香艳吧。

 

终于把浑身无力的常守朱挪进浴室、除去剩余的衣物,狡噛慎也却头疼地发现,浴室的热水供水系统似乎坏掉了。

他专心摆弄着淋浴花洒,企图修好它,赤身裸体站在全局供水系统启动开关旁的常守朱有些尴尬:“狡噛先生,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要不要重启系统试试?”说着,她就凭着感觉,摁下了按钮。

“等等——”还没来得及阻止她,花洒里立刻喷出一股凉水,把狡噛慎也从头到尾浇了个透。湿透的衣物紧贴在女子的身体上,曲线毕露。

“诶?系统恢复正常了吗?”

“……常守,”狡噛慎也放下花洒,“不得不说,我湿透了。”

“抱歉,是我太着急了……”

“没关系,我去你的房间取几件换洗衣物,你能先自己穿上衣服吗?”狡噛慎也向下瞟了一眼,喉结滚动,该死……这下,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

所幸常守朱似乎还没意识“湿透了”代表的含义,摸索着开始往自己身上套衣服。在狡噛慎也推开门走出浴室的同时,常守朱忽然想起,自己的房间似乎还没收拾,随意摆满了一些隐私物品……甚至还有唐之杜小姐借给自己的《理解(攻略)慎也君的一百种方法》……

不能让狡噛先生看到!

“狡噛先生!”狡噛慎也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尖叫。他回过头,看见常守朱保持着不着寸缕的状态跌跌撞撞地从浴室里冲了出来,然后脚下一滑,再次把他扑倒在地。

 “……”

“对……对不起!”常守朱懊恼地道歉。这个早上自己道的歉快赶上过去二十年的总和了!

身下的人一言不发。

难道是猝不及防地倒地,撞到头或是伤到哪里,晕过去了?常守朱越想越怕,此刻也顾不得许多了,她伸手想要摘下缚住双眼的布条,却被身下的人一把钳制住了手腕。接着,那人翻身把她压到身下,自己骑坐在常守朱的身上。她感到什么温暖的东西抵住了自己的胸膛,耳边有温热的吐息:“朱,你再这样,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诶?我的身体有那么大力气吗?她正想着,忽然,房门处又传来砰地一声,宜野座的声音传来:“常守,我送了些你需要的生活用品……”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不用任何人提醒,她都能想象出自己和狡噛先生的姿势看起来多么古怪——湿身女子曲线毕露骑坐在一丝不挂的男子身上,怎么看都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的戏码。

常守朱绝望地想,她几乎能看到宜野座那张写满“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痛心疾首”的脸了。

三秒后,门砰地一声再一次关上:“你们忙,我先走了。”

 

“狡噛先生,宜野座先生……是不是误会了?”

“哦,还好,至少我们现在不是‘香艳’了。”

“是吗……”

“嗯,是‘色情’。”

“……”

 

两天后。

公安局餐厅内,正是午餐时间,也是公然八卦的大好时机。

平日里总是以冷艳干练的形象示人的二系监视官青柳璃彩端着盘子,神神秘秘地凑到宜野座身边:“宜野座,你们一系那件事,听说了吧?”

“……青柳,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是所谓的‘目击证人’——这两天我已经被无数人问过这件事了。”

“怎么,真的……?”

宜野座扶住额头:“反正我很后悔我图省事使用了监视官权限。”

青柳放下盘子,坐到宜野座身边,托着腮暧昧地笑起来:“我听到的版本是爱慕年下监视官已久的执行官趁着二人休假诱拐监视官至执行官宿舍表白被拒一怒之下霸王硬上弓……”

“这么巧?”征陆大叔笑呵呵地坐到宜野座对面,“我听说的可是大小姐向狡噛告白被以‘我爱的其实是宜野座’的理由拒绝,一气之下推倒了狡噛一起玩起了湿身play……”

“你那是什么奇怪的版本!”

“咦,宜野座,你不知道吗?”青柳有些疑惑,“之前大家一直私下里怀疑狡噛的取向呢,毕竟那家伙可是出名的不近女色。”

“那也跟我没关系吧!先告诉我那个奇怪的版本是哪里来的啦!”

“可为什么我又听说是常守朱监视官深爱宜野座监视官,宜野座监视官与狡噛两情相悦,宜野座因为与狡噛闹别扭而利用常守激怒狡噛,知晓真相的常守不甘心成为两个人爱情的注脚,于是抱着‘我得不到的你也不能得到’‘你爱的我一定要毁掉’的决心和狡噛……”

“闭嘴!这个版本更离谱了好吗!为什么我总是在里边扮演各种奇怪的角色啊!”

“……”

 

“常守,我听说,外界盛传我们在执行官宿舍玩某种不可言说的具有浓重的成人色彩的游戏。”

“抱歉,给狡噛先生造成了困扰。我会去澄清的。”都是成年人了,虽然有些羞涩,但常守朱还是决定表现得成熟一点。毕竟,和狡噛先生最后也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

“哦,确实该用这种方式提醒他们一下,毕竟被那些家伙多次破门搞得兴致全无。”

“……狡噛先生?你说什么?”

“没什么,开个玩笑。”

评论 ( 25 )
热度 ( 53 )

© 空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