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蝉

pp病友/狡朱/弓凛爱好者

【狡朱】【短篇】我的未婚妻只有13岁

·这是一篇非常不正常的文,OOC,OOC,OCC

·架空,假设狡噛是21岁的法学学生,小朱是13岁的国中一年级学生,二人有父辈之间许下的婚约

·大学时的狡噛提起小朱,一定会一脸镇定地说出“啊我的女朋友才上国中呀”这种魂淡话

——————————————————————————

我叫狡噛慎也,目前就读于知名大学H大的法学院三年级,信奉“少说多做”的原则。我那不负责任的父母自我八岁那年起便旅居国外,因此,一直以来我都是独居。当然,作为一个有着正常的人际关系的人,有时,我的朋友们也会来我家小住几日。

作为H大法学院三年级的一名高材生,有些事,我是很容易办到的——

比如,在期末考试前一周内熟练掌握十门需要大量背诵的课程。

但,作为一个父母长年旅居国外、独居多年的21岁青年,有些事,我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

比如,对付一个13岁的小女孩。

 

我坐在餐桌前,一筹莫展地看着桌子对面的小女孩。她有一头清爽的棕色短发,琥珀色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我,殷红的唇紧张地抿成一条细细的线,白皙的两颊透出健康的绯红,像是雪地上的两朵粉红玫瑰。粉白色塔夫绸蝴蝶结被端端正正地戴在头顶,身上的洋装层层叠叠却理得十分整齐。随身的白色洋伞被她横置于膝上,两个粉粉嫩嫩的小拳头紧紧地握着伞身,够不到地板的双腿紧闭着,乖乖地下垂,更暴露出她的拘束。

今天早上,当她独自一人拖着小小的行李箱,敲开睡眼惺忪的我的家门时,第一句话就让我瞬间清醒过来:“您好,狡噛叔叔,我是您的未婚妻,常守朱。”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睡得太久,迷糊了过去。我本能地想关上门,但门外那不到我的腰高的小女孩努力踮起脚,伸出粉团子一般胖乎乎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衬衣下摆,仰起头,让我看到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像是一只受伤的、饮泣的小动物。

心软了下来。鬼使神差地,我把这个自称我的未婚妻的小姑娘放进了家门。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呢?总不能让未成年人露宿街头吧?对于一个可爱的、娇嫩的小姑娘来说,这个世界还太危险。况且,她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自称我的未婚妻?又为什么孤身一人?总之,先让她到安全的地方,询问清楚她家里的情况,再联系她的父母吧。

我可是一个学法的、具有责任心的男人呢。

 

为了缓解小女孩的紧张情绪,我努力摆出一副友善的表情,在一片吐司上涂满草莓果酱,递给她,想了想,又送了一只煮鸡蛋过去。小女孩总算松开握成拳头的手,礼貌地双手接过食物,把煮鸡蛋规规矩矩地放在面前的小盏里,然后细细地咀嚼着吐司。

见她专心致志地吃着吐司,我趁机发问:“你说你叫常守朱?”

她赶紧放下吐司,“嗯”了一声。声音很小,像是奶猫撒娇时的呜咽一般。

“没有关系,你继续吃吧。”我觉得这个有一点点惊慌无助的小女孩真是敏感得可爱。待她吃完了吐司,我才继续问道:“你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

“一个人吗……是我自己向父母要求的,我可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呢,他们是了解我的。”

这父母也太放心了吧?

“你刚才……自称我的未婚妻?”

常守朱咬了咬唇,双手再次抓紧了膝上的洋伞。她垂下头,半晌,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才再次抬起头,嘴唇动了动,像背书一样回答道:“父亲大人告诉我,在我还未出生时,两家的大人就已经决定联姻。我在出生后,就立刻被许配给了狡噛叔叔。”

“……”我有些无力。我怎么可能相信这种电视剧里的情节?

“对了!”常守朱在随身的小挎包里找了找,翻出一张照片:“狡噛叔叔,还记得这张照片吗?”

 

照片上的我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大小,但却已经像21岁时的我一样,面无表情,被两对微笑着的男女簇拥在中间。左边那对男女,我一眼认出是自己的父母,因为眉眼和自己太过相似;而右边那对中年男女,我努力思索,终于记起来,那是我小时候居住的宅邸的邻居。

我小时候,父母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无暇看顾我,总是把我送到隔壁邻居家寄养。邻居是一对中年夫妻,一直无子,因此对我十分友好和善、尽心尽责,几乎把我视作亲子,令我的父母大为感动。等我长到七八岁时,父母决定举家迁往目前居住的这个城市,临别时向终于怀有身孕的邻居妻子许下承诺,倘若出生的是个女儿,就让她嫁入狡噛家,他们也愿意像自己的女儿一般对待这个女孩——

然而刚到这座城市,我的父母就“旅居国外”了,把我一个人扔在偌大的宅邸里,任其自由发展。十多年来电话都少有,更别说向我提起这件事了。加之我从一开始便认为父母在胡来,随着年龄增长,便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没想到,这个承诺,居然真会有兑现的一天。

凭空出现的小我八岁的未婚妻,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这是你的爸爸妈妈?”我指着照片上的中年夫妻问道。

“是的。”

“……好吧,常守朱……你是叫这个吧?”

“叫我朱就可以了。”

“那只是一句戏言,不能当真的。你还这么小……”我可不想成为知法犯法的诱拐犯。

“诶?”常守朱吃惊地偏过头,小嘴微微张开,“可是,是伯父伯母要求我来到这里的呀。他们说,会通知狡噛叔叔的。”

“什么?”我抓过不常用的手机,果然看到手机上有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未读信息。点开信息,只有短短几个字:“慎也,朱就拜托你了~”后边还接了个小小的爱心。

这也算通知我了?!

“伯父伯母说,我已经到了念国中一年级的年纪了,应该来狡噛叔叔的城市学习了,并且,早一些和狡噛叔叔适应相处,就能早一些……早一些……结……婚……”她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不行。”我惊讶于自己的控制力,虽然对父母做的荒唐事倍感愤怒,但不能吓到眼前这个小猫般的女孩,“国中一年级……是13岁吧?你还太小,你真的知道结婚的意思吗?”

“我……我……”常守朱的眼睛里又泛起一层水雾,“可是,父亲大人说,如果我不嫁给狡噛叔叔,或者被狡噛叔叔赶回家,我们的房产就会被狡噛叔叔买去,我们的存款也会被狡噛叔叔花掉,我们就会无家可归……”

她从椅子上跳下来,摇摇晃晃地站稳,泫然欲泣地冲着我深深地鞠躬:“请狡噛叔叔不要赶我走!”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原来记忆里亲切和善的邻居夫妇居然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吗!

“你……”我扶住额头,“我像是做这种事的人吗?”

她用水汪汪的眼睛认认真真地上下打量着我,然后笃定地吐出了“像”这个字。

“你还是……先把东西吃掉吧……”说着,我抓起手机,开始给那个陌生的号码回复信息。

 

常守朱用勺背敲碎了小盏里的鸡蛋壳,然后小心翼翼地剥开鸡蛋的一端,拿勺子一点一点舀着吃。

“狡噛叔叔……你的煮鸡蛋的蛋黄是干的……你喜欢干的蛋黄吗?”

“是啊。另外不要叫我叔叔。”我一边编辑信息一边说道。在我的认知里,“叔叔”这个称呼一向是与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们联系在一起的。我才21岁,好像也不是那么老吧?至少,当个“哥哥”,也是可以的。

“那……那……”常守朱的声音又低了下去,支支吾吾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亲……亲爱的。”

“咳咳——”

“我喜欢糖心鸡蛋,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因为你喜欢干鸡蛋黄就不喜欢你的。”她睁大了无辜的眼睛,认真地说。

我觉得自己的脑海里有千万台管风琴一起鸣奏起来。

——————————————

后记:

狡噛这个变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觉得自己十分勤劳,比上课期间还勤劳……也想趁着能写,多记录一点脑洞,指不定什么时候突然忙起来就没有时间写了QUQ

评论 ( 25 )
热度 ( 73 )

© 空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