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蝉

pp病友/狡朱/弓凛爱好者

【狡朱】【衍生物】我的未婚妻真的只有13岁?!(一)

自娱自乐,OOC,现代。设定接上文《我的未婚妻只有13岁》。

——————————————————————

(一)

狡噛慎也一直觉得有人在暗中观察自己。

 

(二)

“啪”,打火机点火的脆响打破了午休时楼顶天台的安静。

唐之杜燃起一支女士香烟,修长的手指优雅地凑近丰润的唇,片刻后,在过滤嘴上留下一点暧昧的痕迹。

“慎也君要来一支吗?”

狡噛慎也埋头打开一罐玉米浓汤。

唐之杜笑了笑,向后倚靠在天台护栏上,侧头望向坐在一旁的狡噛慎也:“听说了吗?”

狡噛慎也把打开的玉米浓汤放在手侧,摆弄起便当盒。早晨出门时太匆忙,盒盖似乎没有完全密封,夹在盒盖与盒体之间的生菜叶被磨得碎碎的,就着蔬菜汁液,湿漉漉地黏在盒体上,摘不下来。不去管它,又总觉得耿耿于怀。啧,这让他想起了那家伙。

“那个教唆犯,高年级那个,向女孩子伸手了哦。”

狡噛慎也决定无视盒体上的碎叶。随它去吧。

 “听说,也有向国小的小女孩下手呢,唆使同校的小男孩什么的……”唐之杜在狡噛慎也身边坐下,在地板上按掉烟头,满意地看着狡噛慎也终于抬头凝视着她:“你家那位小小姐,可要多多留心了。”

“……”狡噛慎也重又低头,死死盯住盒体上的碎叶,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

那家伙……还是应该看着她比较好吧?

 

(三)

被人暗中注视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好几次,狡噛慎也在上学或下学的途中,都能感受到有锐利的目光从某个未知的角落里投到自己身上,牢牢黏住自己的背影。

如芒在背。

他在街角处猛地转身。身后,空无一人,只有灰蒙蒙的天空下纠缠不清的电线,随着潮湿的风簌簌落下的树叶,和矮墙上一只懒洋洋的猫。一只被踩扁的可乐罐被风一吹,从斜坡上乒乒乓乓地滚下来,声音清晰得让人心里发颤。

似乎是要下雨了。

 

(四)

比狡噛慎也还高出一头的常守朱一边系着围裙,一边转过身,笑着说:“我不用人照看。”

“那个人是个危险又狡猾的生物,他的手段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常守朱停下手上的动作,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亲爱的,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不是个小孩子了——”

狡噛慎也暗暗倒吸一口气:“我说,你能不能……换个称呼?”

“大人,”常守朱操起汤匙,“我的包里有折叠式防身双刀和紧急报警器,臂章里有防护喷雾的微型启动装置,完全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再说,我的行进路线是经过严密的规划和勘测的,出现意外的概率无限接近十万分之一。”

“那也是有可能遇见他……另外,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叫我?”

常守朱疑惑地偏了偏头,眉头轻轻一蹙,随即像想通了一般舒展开:“这样呀……那么,孩子他爸,同样的线路我还准备了三条以备不时之需,这样您是否放心呢?”

“……算了。”狡噛慎也站起身,轻巧地夺过她手中的汤匙,在锅中搅拌。“明天我还是会和你一起去学校。”

“谁允许你擅自站起来了!”站在高脚椅上的常守朱愤怒地跳起来,凌空挂住了狡噛慎也的胳膊。


评论
热度 ( 39 )

© 空蝉 | Powered by LOFTER